廉政文化
聯系方式
    廉政文化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廉政文化
    脫貧攻堅“最后一公里”應蹄疾步穩

     

     

    政能亮丨脫貧攻堅“最后一公里”應蹄疾步穩

    2019-02-12 17:24:57政能亮(轉)

    文丨特約評論員 譚智心

    “久困于窮,冀以小康”。反貧困,是古今中外治國理政的大事。

    6年前的深秋習近平總書記在湖南花垣縣十八洞村首次提出“精準扶貧”要求。

    “到2020年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是我們黨立下的軍令狀。”這是決心,也是承諾。

    如今,扶貧開發工作最后沖刺的新起點業已來到。

    2019年2月11日,中國農歷正月初七,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要求狠抓今年脫貧攻堅任務落實,為打贏脫貧攻堅戰奠定堅實基礎。

    會議指出,今年要加大力度推進深度貧困地區攻堅,新增中央財政扶貧資金主要用于這些地區,“十三五”規劃實施優先安排貧困地區補短板項目,加強扶貧協作和定點扶貧,堅持現行標準,提高扶貧質量,解決貧困人口“兩不愁三保障”存在的問題。攻堅期內摘帽縣和脫貧人口繼續享受扶貧政策,對返貧和新出現貧困人口及時建檔立卡予以幫扶,確保今年再減貧1000萬人以上。

    按照2017年底貧困人口數量推算,目前我國還剩余貧困人口1660萬人,預計農村貧困發生率將降到2%以下,扶貧攻堅進入“最后一公里”階段。

    “最后一公里”上的扶貧任務越來越艱巨,“三區三州”深度貧困地區整體脫貧壓力依然較大,“兩不愁三保障”面臨的制度問題仍需繼續深化改革。減數量和保質量的雙重要求雖不矛盾,但要同時實現難免出現“數字脫貧”“盆景典型”“返貧陷阱”等突出問題。這就需要當前的扶貧工作從重點攻克、提升質量、加強保障三個方面同時推進,蹄疾步穩,久久為功。

    深度貧困地區攻堅,是打贏脫貧攻堅戰的難點重點。目前剩下的貧困人口大多是貧困程度深、脫貧難度大的“硬骨頭”,脫貧攻堅戰最為困難的戰役已經到來。要實現這部分人口的成功脫貧,必須強化政府在脫貧攻堅中的主體責任。在能夠引入市場的領域,須切實理順政府和市場的關系。

    應該看到,越是貧困地區,市場主體越脆弱。既要通過“看得見的手”來糾正和扭轉先天資源配置不足和市場失靈現象,又要避免政府擔心市場主體套取扶貧款、市場主體害怕政策變來變去的“麻桿打狼——兩頭害怕”的難題。最后,要堅持精確瞄準、因地制宜、分類施策的基本原則,充分調動貧困地區干部群眾積極性、主動性、創造性,必要時政府公共政策實行兜底。

    提高扶貧質量,是打贏脫貧攻堅戰的基本要求。“十三五”期間脫貧攻堅的質量目標是到2020年穩定實現農村貧困人口不愁吃、不愁穿,農村貧困人口義務教育、基本醫療、住房安全有保障。吃和穿的問題可通過產業幫扶、教育培訓、政策兜底等加以解決,這是保障人的基本生存權;而義務教育、基本醫療、住房安全等涉及到人的發展權利,屬于制度層面的問題,需通過體制機制改革來解決,這涉及到經濟、政治、社會、文化等層面,不可能一蹴而就。

    構建脫貧長效機制,是打贏脫貧攻堅戰的重要保障。當前,一些通過政府幫扶實現了轉移就業、出棚進樓,告別城中村、告別蝸居之后的貧困人口,因病致貧、因殘致貧、因不可抗力致貧的現象客觀存在;一些收入水平剛剛脫離貧困線的貧困家庭生活依然艱難。

    貧困是世界性難題,反貧困是人類共同面臨的歷史任務。例如,16世紀波旁王朝時期,國王亨利四世(Henry IV)就提出“讓每戶農民周末餐桌上都能有一只燉雞”的政策。在長期的反貧困實踐中,世界各國積累了不少經驗,具有一定的參考和借鑒價值。

    1979年,為讓當地農民擺脫貧困,平松守彥(Morihiko Hiramatsu)在日本大分縣發起“一村一品”運動。該運動以“立足本地、放眼世界,獨立自主、銳意創新,培養人才、面向未來”為理念,引導農村居民發現自我,找到本地閃光點,開發具有本地特色的產品,打入國內外市場。這些年來,“一村一品”運動風靡亞洲、非洲、美洲。1983年8月,平松守彥到訪上海并演講,隨后數十次訪華推介“一村一品”。

    在中國政府支持和平松守彥的努力下,“一村一品”既珍視人品,又注重村品,重新喚醒了中國一些地區鄉村的潛力和魅力,并為這些地區找到了開啟致富之門的“金鑰匙”。

    此外,通過制定有關法律法規和進行體制機制建設,成為不少國家反貧困的重要經驗。早在1601年,英國頒布《濟貧法》,開反貧困制度化的先河。二戰后英國又先后通過《國民保險法》和《國民救助法》,取代1834年《新濟貧法》,逐步形成涵蓋國民工傷保險、國民救濟、家庭補助、社會保健、國民保險的社會保險和社會福利制度。

    只有從制度層面加強設計、從法律層面加以保障,通過良好的公共政策設計和體制機制保障構建脫貧長效機制,幫助這些剛剛脫貧但處于返貧邊緣上的人口徹底擺脫貧困,這才是檢驗脫貧攻堅戰成功與否的試金石。(作者譚智心為農業農村部農村經濟研究中心博士、副研究員)

     
     
    >> 返回
乒乓球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