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政新聞
聯系方式
    廉政新聞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廉政新聞
    陳然:以身殉真理

     

    陳然:以身殉真理

     

    王麗

    2019年11月01日     來源:重慶日報

     

    原標題:陳然:以身殉真理

     

    陳然。(紅巖聯線供圖)

    “氣節,是中國知識分子的優良傳統精神。什么是氣節?就是孟子所說的:‘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1947年,紅巖英烈陳然在重慶《彷徨》雜志第五期發表的《論氣節》一文中寫道。

    “陳然用自己的生命對‘氣節’二字的深刻內涵作出了最透徹最有力的詮釋。”10月31日,紅巖聯線文博研究館員劉和平在接受重慶日報記者采訪時說,面對敵人的酷刑威逼,面對敵人的窮兇極惡,陳然英勇不屈,堅不吐實,展現了一位共產黨員堅強的意志品質。

    與進步青年創辦《彷徨》雜志,發展和聚集革命力量

    陳然,原名陳崇德,祖籍江西,1923年12月28日生于河北省香河縣。父親是海關小職員,先后在北京、上海、安徽、湖北、重慶等地工作,陳然也隨父輾轉各地生活、求學。

    1938年,陳然在湖北宜昌參加“抗戰劇團”,在抗日救亡宣傳工作中,接受了革命教育,經過實際工作鍛煉,1939年在“抗戰劇團”加入共產黨。

    “1942年,陳然因躲避特務抓捕與組織失去聯系,失去聯系后,陳然仍然自覺地履行一個黨員的職責。”劉和平說,陳然通過學習《新華日報》《群眾周刊》等領會黨指示的斗爭方向,主動深入到工廠、碼頭去與工人群眾交朋友,給他們帶來階級方面的思想啟發。

    1946年,全面內戰爆發,中國社會處在“向何處去”的重大轉折關口,相當多青年的思想狀況也因政治局勢的復雜和自身前途的茫然而顯得苦悶與彷徨。在新華日報社的領導下,陳然與一些進步青年創辦了《彷徨》雜志,以小職員、小店員、失學和失業青年等為對象,以談青年切身問題為主要內容,以此聯系更廣泛的社會群眾,發展和聚集革命力量。

    “陳然擔任編輯部的‘通聯’工作,利用業余時間答復讀者來信和到新華日報社報館取稿,常常工作到深夜,為雜志和讀者嘔心瀝血、不遺余力。”劉和平介紹,1947年1月1日,《彷徨》出刊后,大量讀者來信傾訴了種種不幸遭遇,以及個人生活上、思想上的苦悶。

    1947年2月,新華日報社遭到了國民黨反動派的無理查封,報館全體人員被迫離開重慶撤回延安,這一突發事件更是切斷了《彷徨》雜志與新華日報社的聯系,使陳然他們失去了上級黨組織的領導。

    準備派送《挺進報》,卻遭特務抓捕

    在這種危急情況下,陳然和《彷徨》雜志的蔣一葦、劉镕鑄等同志于1947年4月底的一天突然收到了黨組織從香港寄來的《群眾周刊》香港版和《新華社電訊稿》,一個個人民革命勝利的消息,使大家倍受鼓舞。他們認為應該把那些鼓舞人民的消息散發出去,可是該怎么辦呢?

    由于《彷徨》雜志是公開出版物,不方便刊登,他們決定用油印小報的方式把這些消息傳播出去。劉和平說,這些油印小報很快傳到了重慶地下黨組織那里,黨組織決定將這些油印小報定名為《挺進報》,并以此作為重慶地下黨市委的機關報。

    為了保證《挺進報》的信息源和日常供稿,重慶地下黨組織決定成立電臺特支,專門收錄新華社的廣播,電臺的信息收錄由成善謀負責,抄收后再傳給《挺進報》。

    為了對敵人展開“攻心”戰,地下黨將《挺進報》直接寄給敵人。國民黨重慶行轅主任朱紹良收到《挺進報》大發雷霆,命令徐遠舉限期破獲地下黨的《挺進報》。

    這一棘手的“案子”讓徐遠舉頗為頭疼,他絞盡腦汁,終于想到了“堡壘從內部攻破”的策略,制定了“紅旗特務計劃”,即把經過培訓的一些特務,偽裝成進步的學生、工人、失業人員,派遣到社會各單位、團體和群體中,通過自己進步語言、行為接近其他人,搜尋蛛絲馬跡。

    當時陳然的公開身份是國民黨中國糧食公司機修廠的管理員,家住南岸野貓溪,他收到了一封告急信:“近日江水暴漲,聞君欲買舟東下,謹祝一帆風順,沿路平安!”下面署名是“彭云”。

    “彭云”是江姐的兒子,那時不過是個2歲左右的小孩。收到此信的陳然,猜測地下黨組織可能出了事,但他并沒有立即轉移,而是決定找相關同志核實情況并堅持把第23期《挺進報》印刷發行出去再轉移。

    1948年4月22日,當陳然準備將印刷完畢的《挺進報》送出去的時候,特務按叛徒提供的線索追到他家。陳然被捕了。當敵人搜查的時候,除了查到第23期《挺進報》和油印工具外,一無所獲。

    與戰友“表白”,使國民黨的法庭頓時秩序大亂

    1949年10月28日,陳然上演了他生命中最后的悲壯一幕。

    在國民黨法庭上,法官張界宣讀判詞:“成善謀,《挺進報》電訊負責人;陳然,《挺進報》負責人,印刷《挺進報》。”聽到這些,陳然、成善謀這兩位老戰友驚喜地四目相對,他們甩開特務的看押,緊緊地擁抱在一起,不約而同說出:

    “緊緊地握你的手!”

    “致以革命的敬禮!”

    原來,《挺進報》特支和電臺特支都是單線聯系,互不往來。陳然在印刷《挺進報》的時候,發現每次從組織上轉來收錄的電訊稿,字跡工整,一筆不茍,他被收錄員這種認真的態度深深折服。

    他寫了一句“致以革命的敬禮”向這位同志表示敬意,考慮到工作紀律,沒有署名,由組織轉交。幾天后,他收到回信,也是簡單的一句“緊緊地握你的手”,同樣沒有署名。

    “這位同志其實就是他的老戰友成善謀,但他們在一起的時候,都遵守黨的工作紀律,從不相互打聽和談論工作情況。”劉和平說。

    兩位戰友的“表白”使國民黨的法庭頓時秩序大亂,審判實在無法進行下去,特務只好草草收場,將他們押往刑場。

    “陳然在平時能安貧樂道,堅守自己的崗位;在富貴榮華的誘惑之下能不動心志;在狂風暴雨襲擊之下能堅定信念,而不驚慌失措,以至于‘臨難毋茍免’,以身殉真理。”劉和平說,陳然視死如歸的英雄氣節,是他對生命意義的有力詮釋。氣節是人生的靈魂支柱和精神脊梁,高尚的氣節是每一個黨員干部應有的品質。守護初心使命,砥礪政治氣節,磨煉政治風骨,黨員干部就有力量,我們黨就有力量。

    (責編:常雪梅、任一林)
     
     
    >> 返回
乒乓球馆